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长租公寓想做出名声,必须合作共赢

据租客网预测,至2025年住房租赁市场租金GMV将接近3万亿元,租赁人口达2.3亿;到2030年,租金GMV将达到4.6万亿元,租赁人口达到2.7亿。4.6万亿元的租金GMV可谓相当惊人了,但更惊人的是这4.6万亿元仅仅是这个庞大人群“衣食住行”中“住”的部分消费,由此可知“住”在我们的生活中占了多大一部分比重。(一)长租公寓核心目标客户群体的年龄在租客年龄分布中,20-30岁占比高达71%。(二)可见,长租公寓之所以这么火,其背后的根本原因便是这个庞大群体在支撑,所以说长租公寓的潜力是无限的。(三)租客中男性占比56%,女性占比44%。这与中国人口男多女少的现状吻合。2017年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大陆总人口13.8亿,男比女多3359万。(四)租客中,收入5000-10000的占比最多;收入20000以上的只占2.44%,可见选择长租公寓的人群大部分都是中等收入水平。(五)在租客职业分布中,从事IT/互联网行业的比例最高。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租客性别比例,因为互联网行业往往男性从业者居多。(六)在影响租客选择房源的因素中,租金、地段占主导地位。品牌影响占比只有5%左右,可见长租公寓行业品牌优势尚未成型,各公寓品牌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七)在3年以上时间段中,女性租客明显高于男性,可见女性更长情、更不爱搬家。但大多租客租房时长都在3年以下,可见在续租率方面我们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各公寓的服务要做到位了。(八)我国2017年高校毕业生795万,2018年大学毕业生82万。如果不是富二代,这些初入社会的职场新人都是要租房的,而且他们正是长租青年公寓的核心客户。从上面的八张图中不难看出,我国长租公寓目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且还存在很多缺陷,有缺陷就是有机遇,谁能抓住机遇弥补缺陷谁就能在众多长租公寓品牌中拔得头筹。不难看出,长租公寓主要应对的是白领,IT行业等人群,这类人群普遍不光对房屋的“硬件”要求高,对房屋的“软件”要求也很高,他们追求的不光是一个住所,更是一个温暖的港湾,所以长租公寓要想做出品牌效应,不光得狠抓环境,还得提高服务,增强租客的体验感。所以长租公寓想要做出名声,必须得打通第三方平台,合作共赢。租客网就是众多公寓主争先选择的平台,租客网从源头上淘汰了一批虚假房源,平台上挂出的房源,必须有房产证,和土地证,直接避免虚假房源。租客网求质不求量的态度,更是为租客网圈的一批忠实的“租客粉”,用户数量不断上升。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保姆管家”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另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告别找房烦恼,快速租房落脚。租客网的社群服务,更是符合广大都市青年的情感诉求,不论你是想拓展人脉,还是结交朋友,不论你是谈吐真心还是寻求安慰,租客网的强大的社群功能都能满足你的需求。单调的都市生活因社群而更加丰富多彩,满足了广大长租公寓租客的“软件”要求。所以对于公寓运营商来说,与租客网合作既能降低运行成本,又能创立自己的品牌优势,致使众多公寓主会选择与租客网强强联手,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2020年09月11日 11:18

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最终只会惹怒消费者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6月02日 11:36

房子是租的,生活是自己的

深圳外来人口几百万,租房,成了不可避免的事情。经常有人抱怨说,房租差点就占了工资的一半,住的还是普通的城中村单间,采光不好,条件简陋。或者为了省房租,他们搬到地铁线路的末端,比如固戍、后瑞、福永、桥头…每天通勤时间2小时以上。于是很多人心里都有了一个想法:等我月薪过万了、等我有钱了,一定要住离公司更近的、更好的房子。但那些月薪过万的深圳人,真的住得离公司更近、环境更好吗?01.房租4000,但来深5年,存款为0小G是典型的“精致穷”女孩,一直以来,她对居住环境都有自己的要求。哪怕是曾经城中村的小单间,她也会精心把屋子布置得更加美观舒适。随着工资的增长,她从西乡850元的小单间,到白石洲2000多的一房一厅,再到现在住到了南山4000元的一房一厅公寓中。房子的采光得好,她会给窗户装上文艺清新的窗帘,购置北欧风吧台,周末的时候邀请朋友,在窗边看看风景,喝点小酒,聊聊天。虽然平时没多少时间做饭,却也会购买整套的餐具,因为拍起照来特别好看。平时,她还经常和朋友约饭、到各地去玩,朋友圈的生活精彩多姿,看得让人甚是羡慕。不过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有一点坏处:她来深5年,存款为0。本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能接受。直到公司因为疫情连续减薪了两个月,经济压力一下子大起来,她才觉得需要“节约”一点了。不过即使工资变少,她也不想“居住环境降级”,她宁愿搬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福永。两三千一房一厅,比现在便宜不少。02.房租750,因为月薪过万还是不够虽然深圳平均工资两年前就已经过万,但依然有很多人表示自己是“被平均”了,从我们的留言来看,一个月拿四到六千的,大有人在。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月薪过万,在深圳已经很不错了。但对小伟来说,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因此,他选择住在龙华的城中村里,小小的一房一厅,房租才750。搬进来时是空房,家具都是自己买的。那边的房租不算高,但他有的朋友工资和他差不多,却选择住更好的,要1600多。以小伟的条件,其实也能承担起这样的房子,但是他觉得钱还是不够,“因为已经不是那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纪了。”他这样说。92年出生的他,父母慢慢老去,不再工作,没什么收入,小病小痛开始多了起来;他有女朋友,虽然没结婚,但也要考虑一下未来的生活了…房租虽不多,但其他消费也不可避免,请朋友吃饭喝酒、和女朋友约会、买衣服等,一点一点的就花没了。所以他觉得,在深圳月薪过万,还是远远不够。他表示,如果钱再多点,他也想住得更好。来深圳三四年了,他也一直在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每次通过跳槽,他的工资都会有所上涨,而他的目标,是希望以后的收入能够更高,存多点钱,不然在深圳,也就没意义了。03.月薪过万,其实也住不了多好其实月薪过万,大多数人住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那么贵。如果想通勤时间短一点,只能花多点钱住得离公司近点,但花三四千,住的地方也并没有特别好。所以很多人宁愿选择远一点的地方,用更少的钱,住更好的房子。只是,要牺牲一下通勤时间。住在五和的X先生和太太,住着不到3000的复式单间,每天上下班都要花一个小时。房子稍微有点小,但布置得十分温馨文艺。住在上塘的小白,一个人租了1600的一房一厅,养了两只猫,还有大飘窗,可以看到美丽的夕阳。但是他上班得走一公里多才能到地铁站,而且坐4号线,还要在会展中心换乘到车公庙,你懂得…以前小编觉得,月薪过万,就可以选择离公司近一点的地方住,每天可以睡多一会、早点回家,但现在发现当初还是太单纯了。看了那么多月薪过万的深圳人住的房子,其实可以看到,大部分人和我们月薪几千住的环境也并没有差多少,也是1号线、4号线、5号线...的末端。在西乡、龙华等一些离地铁站一公里多的城中村,甚至有七八百的房子。在深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依然有人月薪一万多,选择住三四千的公寓,过着精致小资的生活,每天过得很快活。也有人月薪过万,房租却只花1000-2000,把房子当成睡觉的地方。比起住的好,他们更愿意存多点钱。房子是租来的,生活是自己的,能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住的开心,这钱就花得值;住的没有那么好,但存到钱了,也是开心的。而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哪怕是1000多的单间,只要用心去布置,也可以变成自己理想中的住所的样子,不是吗?

2020年04月27日 09:44